昨天想到,應該把之前寫過的短文整理起來放上網,所以最近會較常更新。

這篇是之前朋友點的梅薩短文,試著用時空倒錯的方式寫了一下w

 

  房裡的矮桌上有一疊散落的紙牌。

  那原本是小心翼翼堆疊起來的牌塔,曾經是。

  「要訣是基礎要先打穩,別吝嗇於多放一兩張牌。」金髮的男子自言自語的低喃,迅速的搭起牌 
塔的根基。
  「再來就是細心、溫柔地慢慢放上,要有耐心,就像對待珍愛之物一般。」

  男子動作輕柔的將紙牌一一放上,寧靜無聲的深夜裡,他就這麼沉默的重複著相同的動作,牌塔 
也應許著而逐漸增高,最後甚至得站在椅子上才能放上最後的一張。

  紙牌順利地停在塔頂完美的搭起一座高大的牌塔,男子靜靜的看著成品許久,從牌塔空洞的結構 
往另一端望過去,除了寧靜無人的房間以外,什麼都沒有。
  他煩躁的彈指,牌塔應聲倒下,連同聲音洩滿在四處。

  「功虧一簣。」

  沒有達成感與滿足感,重複經歷過的事情只是更顯空虛,他疲累的坐在單人沙發上。

 


  「你真是非常沒耐性呢。」西裝筆挺的男人笑容與他說的話不符,收拾著散落的紙牌。
  「囉唆,這種毫無建設性的事不需要耐性!」金髮的男子將自己摔在沙發裡,揮手趕去令人焦躁 
的不快感。

  男人的笑容多了份寵溺,以俐落的手勢將紙牌整理好以後再次疊起紙牌塔。金髮的男子窩在沙發 
上,兩手交握平放在腹部,交疊的腳略顯不耐煩地晃著。
  男人動作熟練地在短時間內就把高聳的牌塔疊起來,每張牌的角度間距相同的完美結構。對方示 
威似的兩手一張,誇耀自己的成就。

  金髮男子覺得被挑釁,冷冷哼笑一聲往桌腳用力踹了下。

  「看吧,無用之物。」破壞的快感倒是讓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有形之物總有消滅的一天,重要的是過程。」男人沒生氣,而是再度整理散落一地的紙牌。
  「我認為結果比較重要。」
  「沒有過程就沒有結果,既然都要做何不享受它?」
  「歪理。」

  男人溫柔地笑容絲毫未退,他執起男子的手將整理好的牌放上,順勢抓起他的手把賴在沙發上的 
人拉起。

  「是不是歪理,等你成功以後再來評論如何?」
 
  金髮男子原本不肯,男人柔聲鼓勵他,戴著白手套的手輕輕安撫著男子的背,他不討厭這感覺, 
甚至喜歡,於是覺得再多試一次也無妨。

  「要訣是基礎要先打穩,別吝嗇於多放一兩張牌。」
  「再來就是細心、溫柔地慢慢放上,要有耐心,就像對待珍愛之物一般。」

  男人的聲音很輕,連同氣息徐徐地落在耳盼。金髮的男子轉過頭,他們的呼吸近的能撫在對方 
唇上。

  「這樣作弊了吧?」男子笑著往對方靠過去,男人迎接他的吻,忘情的把紙牌再度碰落一地。

 

  


  男子彎下身體,緩慢地將散落的紙牌收集起來。
  空間安靜地令耳朵發疼,他坐在桌前無意識的洗著手中的紙牌,洗牌的聲音讓他有種錯覺,似乎 
睜開眼就能醒在柔軟的床墊上,往眼前笑的令人心安的臉上送一巴掌。

  「所以我才說結果比較重要……」

  忽地男子左手一陣刺痛,明明是副舊的不能再舊的牌,還是硬生生劃破了男子的手指。
  傷口並不淺,鮮血一滴滴的落在男子手中的紙牌上,眼淚也落了下來。

 

 

-End

 

創作者介紹

小盒子裡的MEMORY

拾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