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也是因為玩BZZZ被朋友坑的短文,對方表示想看店長跟博士的浴室PLAY。
我很努力了,雖然寫完後發現TAG的浴室PLAY完全被幾個字略過(被朋友打)

 

現在回頭一看,覺得對羅布自稱把拔的博士實在是太讓人覺得肉麻了wwwww

  一綹長髮從專注的男子耳邊滑下,而他無暇顧及,湛藍色的雙眼專注的盯著複雜的面板,手指靈 
巧地在狹小空間裡密佈的電線間穿梭。
  路德坐在一旁,萬般無聊的看著那一綹髮絲晃啊晃,最終停在被汗溼的額上。啊,只看這一小部 
份還真是不錯煽情。他這麼想著,用細長的手指將頭髮撥開勾回男子耳後。

  「謝謝。」沃肯簡短的回答道。

  「你打算讓我等到什麼時候哪?博士。今晚邀請你來我房裡不是為了看你修理這隻小狗。」路德 
的手指沒有收回來,而是延著沃肯髮絲邊界在頸部移動著,沃肯沒有回答他,不過倒是縮了縮脖子要 
對方住手。路德沒有真的收回手,手指的移動路徑換到藍黑色的頭髮上。

  下一瞬間沃肯的視線就被散開來的頭髮遮住大半,他終於極度不滿的抬起頭,擰著眉間瞪視打擾 
他工作的男人,但是被瞪視著的男人反而愉悅的笑了起來,沃肯感到頭皮一陣發麻。

  「你該洗澡了。」
  「啊?」

  還沒消化完路德這句沒頭沒腦的話,沃肯整個人從椅子上被粗魯拔起,連拖帶拉的拽進了房裡的 
浴室,路德對於沃肯的連聲抗議充耳不聞,硬是將對方推進蓄滿熱水的浴池,只聽水聲嘩啦,這下連 
心繫工作的沃肯也終於安靜,狼狽的從池裡站起來,用手指揭去滿臉的水以及濕答答的頭髮。

  「讓你久等我道歉……你先別生氣……」
  「我看起來在生氣嗎?」路德微笑輕語說著,同時脫去手套以及紅色外衣,挽起褐色襯衫袖子。

  怎麼看都很生氣啊!沃肯的內心大叫著,視線不由自主的看向從銀白色長髮中冒出的長角,這明 
明白白是個警示,如同路德的紅衣一般,從來都是危險的代號。

  這時候還是別忤逆他比較好,沃肯想著,打算脫掉溼透的衣服照對方的意思洗澡睡覺。釦子卻還 
沒解開一個就被路德緊緊的抓住手腕,男子不能理解的盯著被抓住的手,再看著對方的眼睛,不會要 
自己穿著衣服洗吧?

  「我有說你可以自己脫衣服嗎?」路德危險的笑容依舊,讓站在熱水裡的沃肯從腳底涼起來。

  緊接著從浴室裡傳來的各種聲響與尖叫傳遍了宅邸,拿著燭台在巡房的布勞搖搖頭,今晚可以少 
查一間房了,不過等會大小姐要是問起該用什麼理由哄她才好?

 

  半個時辰後,全身乾淨到像是被洗脫一層皮的沃肯包著浴袍面朝下攤在床上,為了抵抗那些誇張 
的事情他幾乎把力氣用光,而那個變態的男人,沃肯越是抵抗他笑得卻是越愉快。
  聽著浴室裡盥洗的聲音,夜色再深一些的時候這個房裡會發生什麼事情沃肯心知肚明,他拖著身 
體爬起來,把剛剛處理到一半的工作暫時收尾。

  「羅布,好孩子,爸爸今天沒辦法把你的腳修好。」沃肯一邊將羅布被打開的身體蓋上,一邊摸 
摸他的頭。羅布歪著頭像是不懂為什麼。

  「你好好睡一覺,爸爸把你修好後就送你回姊姊那邊。」

  羅布順從的讓沃肯將他關機,進入沉沉的睡眠。收拾好桌上一片凌亂的同時浴室裡的水聲也停了 
下來。於是沃肯嘆了口氣,坐回了床邊。

  「只是不知道三天後才將你送回去,小雪莉會不會生氣就是了。」

 

-End

創作者介紹

小盒子裡的MEMORY

拾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