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重貼,這是一個灌水的概念
建立在梅薩世界的故事,出場角色只有梅倫跟路德
自己很喜歡最後的結尾(自感良

 

 

  「梅倫,讓我說兩句行嗎?」


  銀髮的男子忍不住將手中的骨瓷茶杯重重放下,失禮打斷對方的長篇大論。梅倫似乎也不是很介意,停下單方面的意見發表,端起自己那杯已經放到有些涼的紅茶。

  「行啊,你想說什麼?路德。」

  被喚為路德的侍僧不急不徐的拿著手巾將方才潑灑出的紅茶由桌巾上仔細按去,沒有馬上開口的意思,梅倫綠色的眼睛盯著琥珀色的液體染上純白的手巾,聳聳肩,將加了兩匙牛奶的紅茶送入口中。

  「我不像你,管理道具的工作忙得很,今天下午算是我難得的空閒。」

  「嗯。」梅倫虛應對方的抱怨,思索著今天這茶好像泡的苦了些。

  「被你拉著耗掉一下午在這邊喝茶聽你發花癡也就算了。」

  「花癡嗎?」不知誰才是真正的〝花癡〞呀?梅倫想著又多加了半匙糖。

  「你家薩爾卡多有多好多棒多美妙我聽到都會背了,說真的…」

  「可不許你動他歪腦筋。」絲毫不介意對方扶額苦惱的樣子,金色的茶匙在杯中畫著圈。

  「你他媽的是男人就推下去吃了,再逼老子聽你發癡不抽你一頓不解氣!」

  噗——!

  梅倫被路德突如其來的沉聲低喝驚到噴茶,連忙拿著手巾按住嘴阻止紅茶不受控制的往路德臉上飛去。只見路德不知從哪拔出一隻馬鞭在手上拍著,劈啪作響的拍擊聲搭上對方一臉焦躁的表情,似乎真的很想即刻實行所說的話,梅倫終於嚥下口裡的紅茶,在馬鞭和路德的臉上來回看了幾次。

  「我說,你的形象似乎和原本差很多啊?」

  「同你假斯文沒好處,耐性再好也會被煩死,再說……」

  話未盡,路德突然往梅倫狠狠揮出一鞭子,後者偏過頭閃過。

  「你最好沒在裝。」

  收回來的鞭子像是被利刃切過般炸開了花。

  梅倫微笑著將杯子放下,兩手交疊托住下巴,狀似無奈的長噓了口氣。

  「我是真的煩惱,薩爾是玻璃藝術品,粗魯對待可不行,碰缺了會心疼啊。」

  「可憐的薩爾卡多。」路德用力哼了下,廢棄馬鞭隨意擱置一旁,端起杯子啜了口茶。

  「好同事、好朋友、好夥伴,忍得這麼辛苦我就不可憐麼?」

  「唉,造孽。」

  路德揉著眉間,一起服侍同個主子這麼久,眼前這男人的性子難道他還不了嗎?這自私自利的混帳、貪婪無饜的賊人、笑裡藏刀的惡魔。男人內心咒罵著,從鮮紅色大衣的暗袋裡摸出一小只琉璃瓶。

  「一次兩滴就好,多了招麻煩自己負責。」路德邊說著邊將琉璃瓶中金色的液體滴入梅倫的杯中,閃耀的金色在落入杯中液體的瞬間即刻消失。

  「無色無臭無味。」

  梅倫端起杯子嗅了下後用舌尖沾了點,隨即吐掉。

  「多少錢。」

  「送你。」路德揮揮手,往椅子上靠,見著梅倫挑起眉的猜忌表情笑了出來。

  「這一瓶換得日後耳根清閒可真便宜。」

  梅倫瞇細了綠色的眼睛打量起對方,路德完全不介意被視線揪著看,拿起桌上的司康浸在梅倫的茶裡,揉碎了撒一旁草地上去,林間的鳥兒即刻飛下來爭食。

  「有陰謀的味道呢。」梅倫勾起笑容,將視線轉到琉璃瓶上。

  「不是很吸引人的陷阱麼?」路德搭腔,金色液體的光芒在兩人的瞳中流轉。

  梅倫最終還是拿著琉璃瓶離開,路德重新沖了一壺茶,嗅著蒸騰著佛手柑薰氣的茶香,滿足的感嘆了下這才是遲來的休閒時刻。

  欣賞著草地上朵朵盛開的鮮紅血花,以及掙扎扭動而四處散落的五彩羽毛,路德滿意的啜了口茶,湛藍的眼瞳中滿盛著愉悅的笑意。

  「真讓人期待。」


  炎之聖女的侍僧,一個個都是自私自利的混帳、
  貪婪無饜的賊人、
  笑裡藏刀的惡魔。

 

創作者介紹

小盒子裡的MEMORY

拾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