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重貼
這應該是2012年時我第一次寫的UL小說,當時有關梅倫跟薩爾的一切都還不明朗,以現在的觀點來看會有些突兀的部份,還請各位放寬心閱讀。

 

 

 

  「即使有無限的選擇,但你能選擇的未來永遠只有一個。」

 

  這句話從薩爾卡多的口中說出,就算是梅倫也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怎麼?學的不像嗎?你的口頭禪。」

  「不是,但好像用的場合不太對呢,薩爾。」梅倫笑著,舉起雙手上掛滿的絲帶。

  「選哪條有差嗎?都藍色的。」

  「雖然這麼講也沒說錯……」

 

  男人將手上的絲帶全數攤在床上。

 

  「那麼,薩爾來選吧?」

  「你什麼時候變成連一條領結都不能自己作主了?」

 

  薩爾卡多不理,拉起被子就躺回床上。

 

  「這次想讓薩爾幫我作主。」

  「理你?自己選。」

  「我選的話,會選擇把這些全部綁在薩爾的身…」

 

  噹—

 

  一記正中眉心的手刀適時阻止梅倫接下來會講出的話。

 

  「能改改這種講話的習慣嗎?」薩爾卡多沒好氣的回答。

  「那麼?薩爾選擇哪一條?」

 

  已經完全當成對方答應,梅倫執起薩爾劈在他額上的手。

  薩爾卡多口中暗罵著,抽回被牽著的手快速的撿了一條起來,筆直的送到梅倫的鼻尖前。

 

  「————……

  當時他說了什麼呢?梅倫的意識從昏沉中逐漸拉回來。

  男人動也不動的跌坐稀泥裡,鮮血由額上順著髮絲淌下將視野染成一片血紅。眼前只有飛龍王身首異離的龐大身軀,鮮紅色的圓在地面上隨著雨水漸漸擴大,將以梅倫為中心的圓形吞沒。

  是不是順利脫身了?要是能夠碰到其他同伴就安全了吧?真是的,明明已經在回程路上,還能 碰到這種麻煩事。梅倫想著,彷彿又聽到少女人偶被劍士強行帶離時的哭喊聲。

  雨水的重量將梅倫壓倒,泥漿跟鮮血混合的污泥濺了一身,連挪動四肢的力量都不剩,他只能 吁口氣,飄在污泥上被鮮血染成紫黑色的領結映入眼簾。

  弄髒了呢。難得薩爾幫我選的絲帶…

  他一直很小心使用著,這次出遠門一有空就會撫弄的這條絲帶,似乎可以看見薩爾卡多幫他繫 上時不得要領的樣子。

  真的是很可愛……

  蒼白的嘴角泛起一抹笑容,在這時想起這些事真糟糕,梅倫自嘲著。

  忽然,強烈的疲勞感襲來,身體也越來越冷,意識隨著視野逐漸黑暗而消失。抓緊最後一絲的 清醒,對視線中相對逐漸清晰起來的虛幻面容傾吐最後的話語。

  薩爾卡多,你知道嗎

  無論我們怎麼選擇

  等著我們的

 

  未來

 

  永遠只有……

 

 

 

 

 

創作者介紹

小盒子裡的MEMORY

拾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