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重貼

內容是輕描淡寫帶過的一點點H戲碼
如此嬌羞的薩爾卡多,現在看起來真的是滿身雞皮疙瘩w

 

 

  他的身子猛烈地一陣緊繃。

   累積的熱度全隨著身體幾下細微的抽搐送入男人的口中。男人一滴不漏的嚥下,舔著手指上殘留的,稍微皺起了眉頭。

  「很稀。」

  原本喘著氣躺平調整呼吸的薩爾卡多,瞬時弓起身體送了一腳給梅倫。

  「你混帳!發表什麼感想!」
  「不是感想,是質問。」

  梅倫抓住薩爾卡多踢來的腳,撥開,身體順勢欺近。

  「兩個月的程度不應該是這樣,說,這兩天做了什麼?」

  薩爾卡多沒回應又是一腳,依舊被輕鬆擋下,梅倫抓起想掙脫的雙腿,將其中之一送往嘴邊。

  「寧願踢我也不肯說嗎?好。」話才剛說完就舔上薩爾卡多的腳底。
  「……你做什麼!」

  楞了一會才反應過來的薩爾卡多,初次體會到舌頭滑溜濕黏的感覺在腳底移動,青年頓時覺得 一陣毛骨悚然,緊接著是難以言喻的搔癢感沿著神經一路往鼠蹊部爬了上來。他急著想要抽回腳,但梅倫卻是更加緊抓不放,且更加囂張的將舌頭往腳趾縫間鑽進。

  「你瘋了嗎!?」薩爾卡多被搞得不知所措。
  「這是拷問。」梅倫很開心似的,將腳趾含入口中挑弄。
  「住、住手!我說我說!」

  當瞭解現況的同時薩爾卡多馬上放棄繼續堅持,以他對梅倫的認知,如果不肯講,接下來等著 的又是怎樣的『拷問』,他連想都不敢想。

  梅倫並沒有停下來等待對方調整心思的打算,牙齒從小趾開始一根一根的啃上,一陣奇癢搔的 薩爾卡多大腿內側發麻,逼得他只想趕緊將實情托出,逃開這逐漸變得微妙的感覺。

  「我昨天聽到大小姐要回城的消息……」

  話都說出口了才開始猶豫。

  「然後?」
  「知道你們快回來,我一高興就……」

  句尾的聲音細如蚊吟。

  「就怎樣?」

  答案已經呼之欲出,梅倫壞心的繼續追問整張臉早已漲紅的薩爾卡多。

  青年兩手緊絞著床單,目光飄開結結巴巴的再說一次。

  「就自己弄了一次……。」

  梅倫忍著沒笑出來,不過倒是很乾脆的放棄繼續欺負薩爾卡多的腳。整個人將重量疊上去,輕啄漲紅的臉頰。

  「是嗎?難得這次隔的久,我原本還很期待。」
  「有什麼好期待啦!」
  「原本期待有濃濃的可以吃。」

  一陣高分貝的怒吼被梅倫的唇再封回薩爾卡多嘴裡。

  直到不知是氣消了還是呼吸要沒了才停下來,薩爾卡多兩手捂著臉,內心把所有知道的髒話都 咒罵過一千遍。

  梅倫終於還是笑了,低低的。

--

這個混帳老千活脫脫就是個大變態…

創作者介紹

小盒子裡的MEMORY

拾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