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久沒寫文了,所以各位太太忍一忍,請別笑的太用力a2c075d8e37e2259e44a2d93f2fedfe7_w19_h19.png  

 

 

 今天是炎之聖女城的圖書館解開封印的日子。

  「聽說你原本是文獻管理者呢,那麼這串鑰匙交給你似乎再適合也不過了。」

  布勞微笑著,將一串老舊的黃銅鑰匙交到對方手上,隨後並沒有打算多說什麼,就這麼頭也不回地逕自離開。薩爾卡多並不覺得意外,對方的意思也很明白了。

  甦醒以後大小姐從沒將他帶出城,和同樣遭遇的夥伴們交替巡邏守衛城堡週邊,驅趕一些誤入歧途的怪物野獸,已經是這些失去所有的戰士們能做的唯一工作,隨著大小姐每次出門帶回的甦醒者越多,薩爾卡多抱著膝蓋獨自坐在城牆上,望著山谷發呆的景色也就越常見到。

  雖然無聊至極的日子他也顯得無所謂,不過能多點事做總是不壞。

  黃銅鑰匙在腰間跳著,發出清脆聲音。聽說從炎之聖女離開以後,那扇門就再也沒被人打開過,路特從倉庫的深處偶然的找出這串懷念的道具,只是靜靜的交給布勞,門後堆積的記憶或許比累積的灰塵還沈重,他不想碰,布勞的選擇也相同。金屬的響聲停了下來。

  看來傳聞是真的,薩爾卡多皺起眉頭,拉起帽子,從口袋中抽出手帕掩住口鼻。館內陰暗乾燥,灰塵在他打開門的瞬間漫天飛舞,發現自己比起煩惱打掃的困難度,更加憂心書籍的保存情況,薩爾卡多哼地輕聲一笑,也許過去真是樂於沉淪文字中的一個人吧?

  圖書館的燈火從那天開始一連亮了好幾晚。

  薩爾卡多累的半死,身邊還剩幾落未登記編號的書籍,他疲倦地靠著窗邊的矮櫃坐下,拾起一本,用乾布仔細的把書擦乾淨、編號、登記、歸類,然後再來一次。午後暖陽斜斜的照著他的背,他的意識有些渙散,機械化的一次又一次把手邊的書從這一疊換到那一落去。

  沒人強迫他做的工作,卻弄的像是被時間追著跑。但多虧如此,他這幾天內心很平靜。
或許就應該要忙到沒時間思考才好,他想著,然後甩了甩頭,差點下意識的想要咒罵某個人的名字,這習慣不好,得改。

  他停下來喘了口氣,仰起頭。窗外的陽光閃的晃眼,他瞇細了眼睛。

  『這次是說幾天……?』

  這是昏沉的腦袋裡浮現的最後一個念頭。

 

 


  再睜開眼的時候陽光已經從窗外完全消失,身後的矮櫃上多了一小支燭火,圖書館一片黑暗,薩爾卡多的影子被燭光拉長投射在對面的書櫃上。
  刻意放輕的翻書聲還是在寧靜黑暗的空間中迴盪,倚靠著的溫暖體溫和蓋在自己身上這件外套有著同一種香氣。

  「什麼時候了?」沒有移動的打算,透過襯衫傳過來的溫度有種讓人慵懶的力量。

  「大概子時。」聲音的主人一點都不顯得吃驚,輕柔的回答。

  「是嗎。」薩爾卡多挪了挪位置,更加放鬆的靠在舒適的熱源上。

  「薩爾,回房間去睡。」對方放下手中的書,溫暖的手掌輕拍著薩爾卡多的臉。

  「我也沒打算要在這裡睡。」剛睡醒的紅色眼睛有神的揪著對方的臉看。

  是理解了什麼,男子的笑容蕩開來,眼角下的十字紋路被笑容擠彎了形狀。將靠在身上的人攬過來抱在懷裡,重量似乎比記憶中還輕了些。真是講不聽哪,明明說到舌頭都要穿了,怎麼會有這麼硬的耳朵?梅倫思索著,懲罰性的輕咬對方耳垂。

  薩爾卡多的身體顫了一下,用左手狠狠擰了梅倫的鼻子。

  「這麼沒禮貌?」
  「這是罰你沒吃飯,說不聽。」
  「那你也該罰。」
  「罰什麼?」
  「回來連聲招呼都不打,說不聽。」
  「這真是我的失態。」

  笑著,梅倫輕輕吻了一下薩爾卡多的手心。

  「我回來了,薩爾。」
  「歡迎回來,梅倫。」

  再來就是四片唇的重疊,圖書館又恢復了寧靜。

 

 

 


--------
好了各位太太可以開始笑了wwwww

創作者介紹

小盒子裡的MEMORY

拾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咪米
  • 這兩個人真是吼............ 噢!!!!!!!!!!!!!!!!!!!!!!! ////艸////